索取工业品营销培训资料!

    姓 名:

    手 机:

    邮 箱:

    公 司:

    备 注:



行业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行业研究

环保设备部分成烂尾 钢企无奈环保账作弊

点击次数:3050 发布时间:2013-7-16 10:05:45 作者:华夏时报

导读:过去十年,中国钢铁业狂飙突进,产量增加3倍多。如今,世界经济大有持续下行态势,曾经过度扩张的钢铁行业却再遭环保风暴,雾霾之下,首当其冲的,是“环首都污染圈”的河北,它容纳了全国钢铁产能的1/4。

新一轮关停并转的冲击波,已经冲向了前期环保投入薄弱的中小钢厂,大企业也将难以幸免,而在一批顶不住压力的钢厂“死在沙滩上”后,大型国企又将成为获益者,钢企防治污染的世纪难题正待破解。

钱花到哪去了

6月29日,环保部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司司长刘炳江在公开会议上向钢企宣战,称环保部将对9.7亿吨钢铁企业一家家进行环保核查,特别对限制和拆除污染防治措施、关闭或者让污染防治措施不正常运行的行为从重处罚。

“我们认为国家环保部组织对钢企一家家查是必要的。”宝钢公共关系部相关人员说。而唐钢也有类似表示。

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说,我国“十一五”期间重点统计钢铁企业吨钢环保投资仅为25.21元,同时,每生产一吨钢还有130元—150元环保设施运行成本,也就是说,一家像样的钢厂每生产一吨钢为治污花的所有钱约为155-175元。而这与国际先进水平差了一倍多。

“很多中小钢厂花不了这个数。”河北某民营钢铁厂老板张强说。

相关机构提供的6月21日至6月29日华东地区钢企生产成本数据显示,300万-500万吨钢厂的成本为3948.6元/吨;500万-1000万吨钢厂的成本为4049.3元/吨;1000万吨以上的钢企生产成本则为4150元/吨。钢企生产规模越大成本越高,这似乎违背了业内“规模效应”常理。

另据从相关机构提供的生产成本中的各项数据得知,铁矿石、焦炭等主要成本都非常接近,主要区别在于其他费用。张强说,这个其他费用主要包括:管理费用、环保投入、税收等。而成本的差距将直接与效益挂钩,环保成为了钢企眼中赚钱的“绊脚石”。

让人关注的是,削减企业业绩的另一因素就是管理费用,然而从钢企去年年报发现,有一项花费颇为巨大,那就是被列为管理费用中(有的列入销售费用中)的业务招待费。河北钢铁集团去年这一项支出就约有4065万元,2011年也几乎与此持平,约3973万元,而攀钢钒钛[1.24%资金研报]公司也超千万元,该公司2011年这一项高达5440万元。

而值得探究的是,宝钢、武钢、*ST鞍钢等诸多大型钢企却并未在年报中显示这一项的开支。

恐怕河北钢铁和攀钢钒钛的业务招待费只是冰山一角。“在钢铁企业的字典里,业务招待费的投入有大产出,必不可少,而环保投入则是有投入几乎没产出。”张强如是说,“换言之,企业宁愿把钱用来吃喝也不进行环保投入。”

环保设备部分成烂尾

然而现在很多企业面临的问题是,有了设备不开的作弊现象,这一现象背后是强大利益驱动。

据中投顾问提供数据得知,“十一五”期间重点钢企吨钢的环保设备运行花费是环保投资的5到6倍。“如今这两项数据应该都有了小幅上涨。”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

作为去年钢企赚钱大户,宝钢去年钢坯产量为2356.6万吨,吨钢环保投资34.44元,则其年环保投资大概为8.1亿元。而环保设施运行成本高达40.5亿-48.6亿元,将近去年宝钢103亿元净利润的一半。恐怕实际投入还要高一些。

张强也倒出心中苦水,“环保设备上得起却运行不起,这些设备都是大型电机设备,耗能非常大,比如以1000立方米高炉为例,单除尘设备的电机耗能就约3000千瓦,光电费就是非常大一项开支。”以工业用电每度按0.5元算,1000立方米高炉除尘设备工作一天成本约3.6万元。

不仅如此,张强还透露,1台360平方米烧结机脱硫设施每天的运行费用约为8万元-10万元。另外废水、废渣处理设备运行费用也很高昂。

唐钢宣传处负责人孙学军说,2009年以来唐钢环保投入了32亿元,每年投入平均8亿元。

另一方面,张强表示,除了废水和废渣有回收效益外,烟尘和二氧化硫回收的经济效益微乎其微。

为钢厂提供环保设备的某公司业务经理王伟(化名)也表示,环保投入是一个纯花钱的项目,这导致企业对此非常消极怠慢。

“很长时间来,我的业务并不好做,大企业基本上环保设备都上全了,而中小钢厂在这方面的‘钱袋子’捂得很紧。”王伟叹道。

中冶建筑研究院工程师张大厚表示,环保行业产品以次充好、资质造假比比皆是,很多电力、钢铁业脱硫设备建设常出现“烂尾工程”,甚至于有一个月出现问题一年不到就拆除掉的案例,企业损失5000多万元。

张强对此深有体会,他的钢厂很早就上了脱硫设备,为此还获得了国家新工艺新设备的财政补贴,然而该设备最终沦为一个摆设,因为其间产物硫酸等对管道的腐蚀非常严重,管道根本就用不住。

如今张强虽然找了知名环保设备公司安装新的脱硫设备,但试用几个月,减排比率始终不达标。可上千万的投资已经砸进去了,“收不回来了”。

触碰“底线”成本低

今年3月,环保部华北督察重点对河北的钢铁全面调查发现,该省60%的运行企业存在环保问题,70%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八成企业生产废水违规排放。

更让刘炳江恼火的是,全国有2/3的钢铁烧结机没上脱硫设备,已上的脱硫平均综合效率值为38.6%,远没达到设计值和国家减排要求。

“脱硫和废水处理作弊很普遍,”东北大学材料与冶金学院姜教授说,“钢铁产业链包括采选、烧结、炼铁、炼钢、轧钢等环节,每个环节都得安装除尘器,另外还要脱硫、污水和废渣处理几大块。”

侯宇轩分析,钢企产能过剩,利润空间被上游原材料卖家挤压缩小,在环保污染等政策出台之前违法成本较低,钢企存在侥幸心理,在生产中的环保环节常常偷工减料,以降低成本追求利润最大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六十条对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建设配套脱硫装置或者未采取其他脱硫措施的企业做出的处罚是,除了限期建设配套设施外可以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

一个例子是,1台360平方米烧结机脱硫设施每天的运行费用约为8万元-10万元,而不运行脱硫设施的罚款一般为20万元-50万元,只要少运行1个星期,节省的运行成本足以抵消罚款。

“一个仅三四百万吨年产级别的钢铁厂每天的回款就上亿元,这点罚款相对于环保投入的巨大来说九牛一毛。”张强如是说。

以河北钢企为首,这一次恐怕是灭顶之灾。国家在打环保组合拳。在6月中旬国务院召开大气污染防治会议之后,不仅唐山率先环保整顿导致一批钢厂停产倒闭,更有两家位于河北的钢厂因违规扩建遭国务院批示而停产整顿。“雾霾天气一天不好,国家就会死磕钢铁行业,而那些大型钢企将在被环保高压挤死的中小钢厂死掉后成为最终受益者。”张强如是判断。

侯宇轩把希望放在了建立联网环保数据自动上报系统,他认为这既减少人力成本又能做到连续性监管。

分享到:
上一条:海尔中央空调加速“替代”进程返回
下一条:冶金装备国产化还有多大潜力?

上海总部:  上海市浦东新区龙东大道3000号1幢A楼1004室 电话:400-920-6062

工业品营销研究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20253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3611号     手机版